您的当前位置: > www.qusheng8.com >

裸体勇士,海豹先驱:话说美国水兵水下爆破队

日期:2017-10-04 18:1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裸体勇士,海豹先驱:话说美国海军水下爆破队

 骆艺 | 崎峻文化

null


在越南战争中有一幕场景非常存在戏剧性:1965年3月8日,美国海军陆战队第3师的官兵们登陆岘港,成为最早登陆南越的美军部队。但是,陆战队员们在何处发现了一个由水下爆破队第12分队的蛙人设立的标牌,上书“欢迎美国海军陆战队”,标牌的正面是一双他们所用的脚蹼。原来在海军陆战队登陆前,水下爆破队就已事提高入岘港并为其打探相干情报了。越南战争时期,水下爆破队作为美国海军的另一支特种部队异常深入参加其中,这支着名的美国海军特种部队的光辉历史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开始书写的。



二战登场


美国海军中第一批执行水下爆破任务的精英人员浮现在二战时期。1943年9月,在马克·斯塔克韦瑟海军上尉和詹姆斯·达罗克海军上尉的组织和率领下,包含他们在内的17名海军蛙人在小克里特的两栖训练营接受水下爆破、切断引爆电缆和突击队突袭等技巧训练,为1942年盟军登陆北非的“火炬”行动(Operation Torch)做准备。与他们一同训练的,还有在1942年8月15日成立的海军侦察突击队(Navy Scouts and Raiders),这支突击队是美国海军第一支特种作战部队,指挥官为劳埃德·E·佩迪科德中尉(Lloyd E. Peddicord),执行官是约翰·贝尔少尉。

null


■ 上图是二战时期,美国海军侦察突击队员在停止徒手格斗训练,下图是侦察突击队员停止轻兵器射击训练。


null


海军爆破人员和海军侦察突击队都参加了“火炬”行动,其中,前者破坏了法属摩洛哥北部塞布河(Sebou)的出海口栅栏,为美军驱逐舰进入塞布河打开了通道。在军舰火力的支援下,陆军的游骑兵部队逆流而上,攻占了利澳泰港的机场。因为这一任务对“火把”行动具有可有可无的意思,这些爆破人员后来都荣获了海军十字勋章。

而在“火炬”行动中异常表示出色海军侦察突击队后来先后参加了登陆意大利西西里岛的“爱斯基摩人”行动(Operation Husky)、登陆诺曼底的“霸王”行动(Operation Overlord),以及登陆法国南部的“龙骑兵”行动(Operation Dragoon)。“龙骑兵”行动后,考虑到欧洲战场不再需要两栖行动了,海军侦察突击队被解散。作为美国海军的第一支特种部队,他们的侦察教训后来被海豹突击队所继承。

1943年5月7日,海军作战部长欧内斯特·约瑟夫·金大将(Ernest Joseph King)发布号令,成立一支年夜型专业爆破单位--水兵战斗爆破队。同日,美国海军的德雷珀·劳伦斯·考夫曼上尉(Draper Laurence Kauffman)授命成破一所海军战斗爆破队练习黉舍。6月,该校在佛罗里达州的皮尔斯堡(Fort Pierce,由海军跟陆军联分化立、为海军侦察突击队培训队员的两栖侦查与突袭学校也坐落于此)正式成立,这里成为了海军战役爆破队的摇篮。而且,从这里走出的爆破队员,很多都参加了水下爆破队。

null


■ 上图是二战时期,雷德帕·劳伦斯·考夫曼(左)和他的队员们的合影。考夫曼是美国海军特种作战历史上的关键人物,1943年6月,考夫曼带着海军爆炸物处理学校的部分军官在皮尔斯堡组建起了海军战斗爆破训练学校。1944年4月,考夫曼转调至太平洋水下爆破队第5分队任指挥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考夫曼训练了大批海军爆破人员,为美国海军特种部队的奠基做出了杰出贡献。


null


■ 上图是二战时期的皮尔斯堡的爆破学校中,学生们正在沙滩上训练利用爆破橡胶管爆破滩头障碍物。在这里,考夫曼创新了一种爆破技术,即在一根橡胶软管中塞满几包三硝基苯甲硝胺炸药包(每包重约1.1公斤),多么一根9.1公斤重的炸药软管能把海滩障碍物及周边炸得面目全非,趣胜娱乐城-首页


海军战斗爆破学校的教官是来自刚参加了“爱斯基摩人”行动的海军爆破人员(他们在此行动中担负开拓登陆通道、勘察海滩,并与陆军部队抢救搁浅的小艇),训练自愿加入海军战斗爆破队的意愿者们。这些志愿者来自海军工程营、海军陆战队以及陆军的战斗工兵,他们被划分为若干个战斗爆破小组,每组由1名军官和5名士兵组成,共用一艘小艇。从1943年7月起,他们接受了知名的“地狱周”训练,以及海滩水下障碍物的爆破打消训练,这里的裁减率高达65%~75%。8月,一批还未毕业的海军战斗爆破队学员就迎来了实战安排,参加了阿留申群岛战役中收复基斯卡岛的行动,因为日军的提前退却,他们的首战掉?。阿留申群岛战役后,他们被派往夏威夷,成为于同年11月成立的水下爆破队的一部分。1943年9月,第一批海军战斗爆破队员毕业,辨别被差遣到太平洋舰队的第3舰队和第5舰队。

美国海军战斗爆破队正式服役后,参加了太平洋战场和欧洲战场的诸多战争,其中用于太平洋战场的有第2、第3、第19、第20和第21分队,诺曼底登陆停止后,第24分队也被召还到太平洋战场,这些作战分队和水下爆破队的分队并肩作战,为美军两栖部队的防备开辟通道,一直到二战结束。


null


■ 上图是二战时期,在西南太平洋执行任务的海军战斗爆破队第19分队的两名队员。二战时期,除了在地中海战场,海军战斗爆破队也在太平洋战场作战,执行清理水下暗礁、沉船、海滩障碍物的任务。和其余被并入水下爆破队或转赴欧洲战场的分队不合,第2、第3、第19、第20、第21、第24这几个在太平洋战场作战的分队始终在海军战斗爆破队的编制之下,直到二战结束。


1944年,海军战斗爆破队的战斗蛙人在诺曼底登陆顶用鲜血书写了一段传奇。在“霸王”行动中,海军战斗爆破队第11分队(下辖34个爆破小组,每个爆破小组由13人构成)以52%的伤亡率(阵亡31人,挂花60人)在血腥的奥马哈滩头(Omaha Beach)为登陆部队翻开了通道;在犹他滩头(Utah Beach),第11分队也有4人阵亡,11人负伤。接上去,海军爆破队又参与了登陆法国南部的“龙马队”行动。

而与海军战斗爆破队比拟,身处太平洋战场的水下爆破队的历史则更为扎眼。

1943年11月22日的塔瓦拉岛(Tarawa)登陆战中,因为事先侦察缺少,水下暗礁密布导致第二波登陆部队乘坐的车辆人员登陆艇(LCVP)搁浅,大量陆战队员被淹逝世或惨遭日军器力射杀,第一波登陆部队得不到后续部队的支援,在滩头阵地上去世伤沉重。为了避免这种灾祸性事件的再次发生,美国海军第5两栖军军长里士满·凯利·特纳上将(Richmond Kelly Turner)号召组建9支水下爆破队。11月至12月,30名军官和150名志愿者在夏威夷的怀马纳洛训练营受训,接受侦察和爆破专业的相关训练。教官和先生来自皮尔斯堡的海军战役爆破训练黉舍和两栖侦察与突袭学校、海军陆战队员和陆军官兵。起首成破的是水下爆破队第1和第2分队。第1分队指示官为爱德华·D·布鲁斯特海军中校(Edward D. Brewster),第2分队指挥官为约翰·T·凯勒海军少校(John T. Koehler)。每支分队由大略16名军官和80名兵士形成;此外,每支分队中还有1名陆军军官和海军陆战队军官充当军兵种间的接洽官。

null


■ 上图是二战时期在夏威夷,水下爆破队的菜鸟们正准备停止操作橡皮艇训练。


在水下爆破队刚成立未几,第1分队便在布鲁斯特中校的带领下匆匆促参加了1943年1月31日的夸贾林环礁(Kwajalein)之战,此役中,水下爆破队员成功完成了任务,特别是路易斯·F·吕尔斯海军少尉(Lewis F. Luehrs)和比尔·艾奇逊军士长(Bill Acheson)裸体裸体从水下珊瑚礁中潜入侦察,带回了敌军的炮位地址、制止登陆的障碍墙位置和其他主要情报,这类泅渡与侦察成为了美国海军特种作战的一个基本任务。此役中,水下爆破队还总结出两条经验:和传统的遥控木船引爆相比,水下障碍物的爆破最好由队员亲自完成;白天泅渡到岸上侦察的成果比夜间乘坐木船侦察更好。

夸贾林环礁之战结束后的1944年2月,水下爆破队第2分队指挥官凯勒少校在夏威夷的基黑海滩(Kihei)成立了海军战斗爆破训练与试验基地(Naval Combat Demolition Training and Experimental Base)。4月,水下爆破队第3、第4和第5分队在夏威夷的毛伊岛(Maui)成立,成员基础都是来自皮尔斯堡的海军战斗爆破训练学校的海军工程营。海军战斗爆破队的考夫曼少校也于同月从皮尔斯堡调到水下爆破队第5分队担当指挥官。和在皮尔斯堡的训练比较,海军战斗爆破训练与实验基地更器重远距离泅渡,大批的训练科目都是在水下停止,受训者们都戴着氧气面罩、仅穿一条短裤和脚蹼、携带一支匕首--这一抽象的水下爆破队员被称之“赤身壮士”(Naked Warrior)。

null


■ 上图是这张著名的“裸体勇士”是二战时期水下爆破队的经典形象,这名队员潜入海底将爆破炸药装在水下妨碍物上。爆破肃净水下障碍物、在水底安装炸药破坏敌方设备这些水下爆破技能,是水下爆破队员的“看家本领”,并由海豹突击队持续上去。


太平洋战争中,水下爆破队活跃在各个角落,他们执行侦察、摧毁登陆障碍物、勾引部队登陆的等行动,在塞班岛、埃尼威托克岛(Eniwetok)、关岛(Guam)、莱特岛(Leyte)、文莱湾(Brunei Bay)、硫磺岛及菲律宾等一系列关键战役中,都有水下爆破队的参与。

例如,第5分队在日间泅渡侦察塞班岛的戒备;别的,他们还在夜间侦察天宁岛的防范;菲律宾战争中,第15分队也在吕宋岛的海滩四处活动,侦察敌情。在硫磺岛之战的前两天,第15分队执行滩头侦察任务,不幸的是,第二天他们乘坐的“布莱斯曼”号快捷运输船(USS Blessman)被日军飞机击沉,15名水下爆破队员阵亡,23人负伤,这是水下爆破队在承平洋战役中最严重的一次伤亡。

null


■ 上图是1944年6月在塞班岛战斗时代,一队水下爆破队员筹备发动登陆,他们刚从“克莱姆森”号疾速运输船(USS Clemson)高下来,乘坐职员登岸艇到近岸地域后换乘充气橡皮艇登陆。


1944年7月,在关岛之战中,水下爆破队员持续作业3昼夜,打扫各种人工或自然的障碍物,引导登陆部队上岸。

1944年11月,水下爆破队司令部组建,拜伦·哈尔·汉隆海军上校(Byron Hall Hanlon)成为第一任水下爆破队的司令。1945年4月开始的冲绳岛之战是水下爆破队在二战中投入兵力最多的战斗,第7、第12、第13、第14分队和新成立的第11、第16、第17和第18分队共近1000名队员加入了战斗。1945年7月4日,在婆罗洲的巴厘巴板(Balikpapan),水下爆破队执行了太平洋战争中的最后一次任务,参与行动的是第11和第18分队。

null


■ 上图是1944年7月在关岛战役时期,一支水下爆破队炸毁关岛玛瑙海滩(Agat Beach)的一处水下障碍物的霎时。水下爆破队和海军战斗爆破队领有很深的血缘关系,因为前者的绝大部门队员都是来自皮尔斯堡的海军战斗爆破训练学校结业的学员,或是从海军战斗爆破队的作战分队转调到水下爆破队的。诸如“地狱周”等海军战斗爆破训练学校的训练科目也被水下爆破队和后来的海豹突击队所继续。


null


■ 上图是1945年春的冲绳海疆,一队水下爆破队员正彼此往身上涂抹铝粉作为伪装,以躲避日军射手的视线,他们所处的地位是一艘倏地运输船(APD)的甲板上。冲绳战役是水下爆破队在太平洋战争中投入军力最多的战役。

null


■ 上图是1945年8月28日在东京湾的富津岬,从美国海军“伯克”号护航登陆舰(USS Burke)登陆于此的水下爆破队第21分队指挥官爱德华·波特·克莱顿少校(Edward Porter Clayton)接受日本横须贺海军基地的日本陆军海岸炮兵少佐(面向镜头正中者)递从前的军刀,接受他们的投诚。这是太平洋战争中的第一次受降。虽然后来因为“第一次受降”必需由麦克阿瑟来接收,克莱顿少校被恳求交出军刀,但无法改变水下爆破队是第一个登陆日本本土的美国海军部队的汗青。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水下爆破队先后组建了31支分队,现役人员到达了2800人,平均每支分队有100名官兵。在战争中,水下爆破队共获得了2枚海军十字勋章、150枚银星勋章和750枚铜星勋章,以及不计其数的紫心勋章。




战后转型


二战停止后,水下爆破队的大部分分队被驱散,只保留第1、第2、第3和第4分队,每个分队由7名军官和45名兵士组成,规模大大缩水。其中,第1和第3分队配属承平洋舰队,驻扎在科罗纳多;第2和第4分队配属大西洋舰队,驻扎在小克里特。

朝鲜战争爆发后,水下爆破队迎来转机。水下爆破队驻扎于日本的一支10人小分队很快被派往朝鲜参战,执行破袭、侦察等任务。随着战争的进程,第1和第3分队越来越多的队员被派往朝鲜参战。尤其是在1950年9月的仁川登陆时期,水下爆破队员事先对仁川的淤泥滩涂停止侦察,标注海滩通道的最低点并排除地雷,还有4名队员为登陆的海军陆战队担任向导。

1950年10月,水下爆破队开始在元山港执行扫雷任务,并辅助打捞触雷吞没的美军扫雷舰。11月,水下爆破队第3分队的队员在野鲜城津四周执行了水文勘察行动。12月,从长津湖败退的美军集结兴南,麦克阿瑟将这里的美军第10军及大批物资、平民从港口撤走 ,水下爆破队在部队登船后,炸毁兴南港。1952年2月,第5分队重建,分担第1和第3分队日益沉重的任务,他们参加了扫雷行动直至1952年夏,此后,第5分队开始执行“渔网”行动(Operation Fishnet),捣蛋朝鲜的渔业经济。

null


■ 上图是1950年10月26日在野鲜元山海疆,水下爆破队第1和第3分队的队员从“吉亚琴科”号快速运输船(USS Diachenko)上转乘到一艘橡皮艇上,他们将清理这片海域的雷区。


null


■ 上图是1950年12月25日,水下爆破队布设在兴南市邻近港口设备的炸药爆炸的刹那。事先,朝鲜东线战场的“结合国军”在中国公民被迫军的冲击下,从长津湖一路溃退至此。12月8日,麦克阿瑟决定从兴南撤走美军第10军,援助38线周围的“联合国军”。12月25日,水下爆破队引爆敷设的20吨炸药,炸毁兴南港口的设备。这是朝鲜战役中范畴最大的一场爆破,也是二战后至事先最大年夜的一场爆破。


null


■ 上图是1952年9月16日的“渔网”举措时期,水下爆破队第5分队的队员正在检查他们缴获的朝鲜渔平易近的渔网,这些渔网用玻璃球作浮漂。


在第1、第3与第5分队在野鲜执行军事任务的同时,第2和第4分队并未参战,而是参与一些海军特种装备的试验名目。

在全体朝鲜战争中,水下爆破队除了连续从事两栖侦察、排雷和阻碍物扫除等传统任务外,还停止了海上机密渗透破袭敌军船舶、码头和口岸装备,摧毁敌军军火库,从海岸浸透停止谍报收集,维护友军撤退,捣乱朝鲜战时经济等任务。这场战争对水下爆破队来说是实切切实的转折点,转变了这支部队的行动原则,水下爆破队的重要任务不再局限于海岸侦察和水下障碍物肃清,可胜任的任务领域大大拓宽,敌先行动、内陆爆破突袭、损坏铁路交通、扰乱敌军这些无比规作战都成为其行动范畴,成为美国海军中极具战斗力的两栖特种部队。

朝鲜战争结束后,驻西海岸的水下爆破队第1、第3和第5分队被重新定名为第11、第12和第13分队,而东海岸的第2和第4分队则重新命名为第21和第22分队。不久,第13分队被遣散。事先保存的4支分队都不满编,军官简直都是由准备役军官和从上层战士提拔的“野马”军官组成。这一时期,水下爆破队的前途不甚暗昧,他们好像找不到在部队中的合适位置。在这种局面下,水下爆破队强迫开始转型,重视培养突击作战的才干。值得一提的是,水下爆破队从1955年开始接受固定拉绳式跳伞训练,一开始是实验性的将部分人员送到美国陆军跳伞学校停止培训,后来所有队员都要失失落专门的跳伞天资,这一传统被海豹突击队所继承。


null


■ 上图照片拍摄于大西洋舰队的两栖作战基地,来自水下爆破队第2分队的队员正在使用直升机停止海面渗透和策应的海训项目。这项科目后来在海豹突击队的训练中异常存在,它是水下爆破队/海豹突击队常用的接应队员的手段之一。


null


■ 上图是1952年8月3日在华盛顿湖(Lake Washington),海军和海军陆战队正在举行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海水两栖作战训练,图中的两名身穿蛙人服的水下爆破队员正乘坐充气橡皮艇去执行一项任务:爆破妨害大部队防备的障碍物。


null


■ 上图是20世纪50年代末在维尔京群岛(Virgin Islands)的圣·托马斯(Saint Thomas)基地,水下爆破队的新队员们在训练后前去兵营。这些新队员背着开放式循环水下自立呼吸器,他们穿的珊瑚防滑鞋和潜水短裤跟二战时的没什么差异。水下爆破队和后来的海豹突击队新兵在部署到作战军队前,都要在这个水兵基地受训。


第二次印度支那战争开始后,出于非通例战争的须要,美国海军决议新组建一支在水下爆破队传统水下作战范围的基础上,增加游击战/反游击战等陆上作战技巧和伞降技术的海军特种部队,这等于海豹突击队。

水下爆破队和草创的海豹突击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海豹突击队成立时,一队和二队的队员基本来自水下爆破队,而需要加入水下爆破队或海豹突击队,也必须当时经由基础水下爆破/海豹训练班的选拔。海豹突击队与水下爆破队的差别,主要在于前者承当了更多的内陆爆破突袭任务,在越南战争中,海豹突击队更多地使用分队战术介入空中作战,甚至极少数海豹排在长达6个月的轮战期中都不装备水下爆破队必备的水下呼吸器。

null


■ 上图是早期的基础水下爆破/海豹训练班中,参训者们在“地狱周”阶段受训。这是甄选海豹突击队员的基本训练中最残酷、最艰难的阶段,在7天几乎不眠不休的训练中,会有大量人被扩充,而这一阶段被海豹突击队称为“除草”。


20世纪60年月前期,水下爆破队参与了拉美国家的抵牾。如1961年,作为古巴的反政府武装的军事顾问,传授战斗蛙人和突袭的技能;1962年10月,古巴导弹危机时期,水下爆破队和海豹突击队一同对古巴停止秘密侦察,为可能暴发的战争停止准备;1965年4月,1965年4月,美国动员入侵多米尼加共和国的军事行动,以防止该国也成为类似古巴的社会主义国度,水下爆破队和海豹突击队都参与了这场侵略行动。




鏖战越南


美国海军于1958年介入越南战场,而从一开始,美国海军司令部便决定向越南部署水下爆破队。事先水下爆破队也召还了人员乘坐小艇从湄公河深刻老挝境内执行任务。20世纪60年代初,来自美国海军特种部队的军事顾问开始为南越海军供给培训,海豹突击队和水下爆破队都参与其中。同时,水下爆破队还担任履行南越海岸线的水道测量,征集相关情报。在越南战争时期,水下爆破队参与了美军一切的登陆行动,他们除了承担传统的水文不雅观测、滩岸侦察、清障爆破等任务外,也执行一些与海豹突击队相似的作战任务。此外,疏通河道、排查沉船、消除游击队布设的水雷等也在他们的任务领域之中。


null


■ 上图是水下爆破队各分队在越南战争中使用过的一款臂章。

null


■ 上图是水下爆破队员佩带的水下爆破徽章(Underwater Demolition Badge)。这是美国海军在二战时期设立的一种徽章,授予一切水下爆破队成员。后来它只是一种布制徽章佩戴在号衣的上臂,20世纪50年代时期改酿成为了在胸前佩带的金属制金色徽章。1975年,美国海军决定取消水下爆破徽章,取而代之的是1970年设立的特种作战徽章(Special Warfare insignia)。与前者相比,特种作战徽章的图案上就是多了一只鹰,即今日海豹突击队所佩戴的徽章。


null


■ 上图是在越南战争时期,美国海军的一艘快艇搭载军医和护士正准备动身执行任务,水下爆破队第21分队的多少名队员驾驶着一艘机械化登陆艇在旁护航。这类护航任务,水下爆破队在野鲜战争时执行过多次。到了越战时期,潜艇和直升飞机承担了绝大局部的护航任务,所以水下爆破队只在越南海岸线上执行过一两次如许的护航任务。


null


■ 上图是1968年,两名水下爆破队员和美国海军“克利夫兰”两栖运输舰(USS Cleveland)的船员将一名被击落的美国空军翱翔员营救上救生艇。水面营救是水下爆破队员再畸形不过的任务了,他们甚至还担任帮助收受接管坠落到海面的美国太空舱,救助宇航员。如1966年7月20日,水下爆破队员将宇航员从坠海的“双子座”太空舱中救出;1969年11月24日,水下爆破队在太平洋上援助收受接收“阿波罗 12”号(Apollo 12)登月舱。


越南战斗时期,水下爆破队的几多支分队都派遣队员组成多支分遣队到越南沙场作战,其中一些分遣队的代号还与海豹突击队雷同。如A分遣队(Detachment Alpha),驻扎在菲律宾的苏比克湾,任务包括培训其他水下爆破队员和管理武器设备;B分遣队(Detachment Bravo),从属第7舰队,他们同时也执行海岸勘察的任务;D分遣队(Detachment Delta),驻扎于岘港临近的田沙(Tien Sha)基地,这支部队在越南作战多年,执行了很多海岸勘察和摧毁游击队军事设备的任务;F分遣队(Detachment Foxtrot)和E分遣队(Detachment Echo),则从两栖作战保障群(Amphibious Ready Group,缩写为ARG)的舰艇上出发执行侦察和破障任务;G分遣队(Detachment Golf)、H分遣队(Detachment Hotel)和I分遣队(Detachment India),部署给了“褐水海军”,他们乘坐内河巡查艇在海岸和内河河道上执行各类任务;还有乘坐潜艇渗透实行任务的C分遣队(Detachment Charlie,来自第12分队),等等。


null


■ 上图是1971年1月3日,来自驻扎于岘港的水下爆破队第13分队的队员正准备修复一座被游击队破坏的桥梁,这两名队员正在清算水下杂物并安装炸药,准备爆破排除桥下的障碍。


越南战争时期,水下爆破队员乘坐APD型快艇勘查和丈量数百公里的南越海岸线,定位障碍物;乘坐内河巡查艇等各类内河船只执行河道巡视等任务;在水底停止破障,或在大陆爆破敌军工事。另外,还有“鲈鱼”号(USS Perch,舷号LPSS-313)和“金枪鱼”(USS Tunny,舷号LPSS-282)号潜艇独特他们和海豹突击队,执行水下侦察任务--水下爆破队第11分队在越南最早发展的一些行动,就是乘坐“鲈鱼”号潜水艇实现的。从潜艇出发的水下爆破队员或海豹突击队员,但凡有两种渗入渗出方式:一个是潜艇浮出水面时出发,一个是从潜入水中、停靠在海床上的潜艇出发。如果是第一种,一般在潜艇船面上会固定一艘充气橡皮艇,特战队员能够划橡皮艇执行渗入任务。假如是第二种,就会从潜艇的特殊通道出入。到了战争后期,跟着海豹输送艇的装备,海军特战队员可以乘坐这款微型潜艇从改装后的潜艇导弹发射管收支,1972年的“雷暴云砧”行动即是此中一例。

null


■ 上图是水下爆破队的一些队员与一艘Mk 7 Mod 6型蛙人保送艇的合影。越战时期,相较于海豹突击队,水下爆破队更多地使用这款微型潜艇。


null


■ 上图是1969年7月在越南海岸边“波尔斯特”号接济打捞船(USS Bolster,舷号ARS-38) 上,这名水下爆破队的潜水员正准备去勘探一艘沉船,不才潜之前他正在检查美制米斯特拉尔(Mistral)减压阀。

null


■ 上图是越南战场上,水下爆破队第12分队的队员正在清理航道。这是水下爆破队在越南战场上的一项根本任务,趣胜娱乐城-首页


美军大规模介入越南战争后,1965年,水下爆破队先后参加了4次由海军陆战队指挥的重大两栖军事行动:8月的“食人鱼”行动(Operation Piranha)、9月的“星光”行动(Operation Starlight)、10月的“剑刺”行动(Operation Dagger Thrust)和11月的“蓝枪鱼”行动(Operation Blue Marlin)。在此时期的10月28日,美军岘港基地保险主管、水下爆破队批示官罗伯特·J·费伊海军中校(Robert J. Fay)在停止安全检讨时被敌军迫击炮弹击中身亡。他是第一个在越南阵亡的水下爆破队员。

null


■ 上图是越南疆场上阵亡的第一位水下爆破队员--罗伯特·J·费伊海军中校。


1966年1月21日,美军发起仁川登陆后最大规模的一次两栖军事行动。水下爆破队事先乘坐“鲈鱼”号潜艇对海滩停止了侦察。1966年,在海豹突击队正式部署作战排到越南的第一年,水下爆破队在桢沙特区发起的行动并不比海豹突击队少--其中许多都是乘坐潜艇停止渗透侦察的任务。如在这一年的8月20日,水下爆破队C分遣队的14名队员参与了名为“3号甲板舱”的军事行动,乘坐“鲈鱼”号潜艇去归仁港(Qui Nhon)北部的一个游击队营地执行侦察任务。在完成海岸勘测和水道测量任务后,C分遣队遭遇了敌军岸上火力的射击,有几名队员走散,“鲈鱼”号潜艇迅速浮出水面并用艇上的12.7毫米机枪和40毫米火炮为他们提供火力支援,保护C分遣队划橡皮艇分开危险--此次战斗是美军潜艇最后一次在水面与敌军作战。

也就是在这一年夏天,异常由袭击潜艇改革而成的可包容70名海军特战队员和12艘橡皮艇的“金枪鱼”号运输潜艇达到苏比克湾海军基地,并加入到水下爆破队第11和第12分队的分遣队训练中,该潜艇于1967年间还与水下爆破队员一起在东南亚停滞了几次海岸侦察和勘测运动。

null


■ 上图是1967年12月底在苏比克湾海军基地的干船坞中停止掩护保养的“金枪鱼”号潜艇,趣胜娱乐城-首页。留心“金枪鱼”号后部及大舱室,这里可以容纳海豹突击队员和水下爆破队员及其装备。


1968年1月,水下爆破队G分遣队的12名队员(均来自第12分队)移驻湄公河三角洲地区附近美荻的东塔,为内河舰艇军队供应声援。1969年初,水下爆破队第13分队从新成立并派驻到越南,以应付越南繁重的战事。而也就是在这一年的4月12日,该分队的罗伯特·L·沃辛顿军士长(Robert L. Worthington)遭敌伏击阵亡,这是第13分队在越南阵亡的第一名队员。4月下旬,水下爆破队员和南越军队沿着川龙河(Cuan Lon)结束长达1个月的清剿举动,他们共覆灭了126名武装人员,捣毁了数以百计的据点。在美国履行“战斗越南化”政策后,水下爆破队员们也充任了南越部队的参谋,为他们教学在战斗中大范围爆破敌军工事的技巧。1969年以后,第13分队的队员开端乘坐改造后的“灰鲸”号运输潜艇执行义务,这艘可能发射“天狮星”II型(Regulus II)导弹的攻击型潜艇由于更进步的“北极星”型(Polaris)导弹的服役而被改装为运输潜艇,设备给水下爆破队和海豹突击队应用。


null


■ 上图和下图展现的都是1969年10月18日一场名为“海漂”(Sea Float)的行为。上图是来自水下爆破队第12分队的旗帜暗号手三级军士戴夫·弗里登堡(Dave Friedenburg)和战友们将传感装置放置在游击队可能经过的河流上。下图是水下爆破队第12分队的肯尼斯·帕尔默(Kenneth Palmer)正预备用火药炸毁敌军的一个地堡。


null



1970年早期,美国开始从越南撤军。水下爆破队也和海豹突击队一样,逐渐撤出越南战场。然而,仍然有一部分水下爆破队员还留在越南充当军事顾问。1971年12月,大部分水下爆破队都登上了第7舰队的船只前往外乡。到了1972年,诚然美国已经宣称不在越南停止军事行动,但仍有几名水下爆破队员乘坐着“纳斯蒂”快艇沿着越南北部海岸执行了良多任务,包括和海豹一队A排一同执行的“雷暴云砧”行动等。半年后,剩余的水下爆破队员也全部撤回本乡,为他们的越战历史画上句号。

水下爆破队在越南作战的时间与海豹突击队大致相同,用美国官方的话说,水下爆破队在战争中的表现,与他们的前辈在二战和朝鲜战争中异常出色。

1983年1月1日,水下爆破队正式并入海豹突击队,原来担任的一系列任务也转交后者承担。水下爆破队也被公认为是海豹突击队的前身。

null


■ 上图是1983年水下爆破队并入海豹突击队后,由原水下爆破队第11分队改编的海豹五队的部分队员合影。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
最新文章